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

章莹颖案嫌犯自曝吃抗抑郁药 律师称其可能借此

来源:网络整理 时间:2017-12-20 10:42

原标题:章莹颖案嫌犯为何自曝吃抗抑郁药?律师称其可能借此脱罪

法制晚报•看法新闻讯(记者黎史翔)牵动无数华人的章莹颖案,于美国当地时间7月20日下午进入庭审环节。嫌犯克里斯滕森在法庭上接受法官询问时自称正在服用抗抑郁药物“Klonopin”,拒不认罪,要求陪审团审判。

有报道称,在美国历史上,的确有人用重度抑郁症为由来进行无罪辩护。而嫌犯和律师团队似乎有了周密的计划和准备。嫌犯克里斯滕森可能以抑郁症作为挡箭牌来作无罪辩护。

对此,章莹颖案援助律师王志东告诉法晚•看法记者,嫌犯一定会有这样的方法,但是一定不会得逞。而美国知名华人律师邓洪则对法晚•看法表示,这是嫌犯为今后做无罪辩护埋下的伏笔。但是嫌犯要以此为借口同时也需要各方面的证明,实际辩护起来是比较困难的,因为需要专家的鉴定。

嫌犯恐以抑郁症为辩护理由推翻FBI的录音证据

美国知名的华人律师邓洪告诉法晚•看法记者,嫌犯是有可能以重症抑郁症为借口做无罪辩护的。嫌犯自称其在服用抗抑郁药,其实是埋下了两个伏笔。

第一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经录到了嫌犯在录音里面承认了绑架过程。但是嫌犯可以在辩护理由里称自己在胡说八道。他可能说自己是在当时吃药之后讲的话,未必是真实的,可能是产生了幻觉。因此,这可以作为被告的辩护理由之一。

另外一点是,就算能证明FBI所录音的录音带里面的话为嫌犯所说,但是在另一个辩护理由中,嫌犯可能以自己生病有忧郁症,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理由。

因为在美国,要定一个人有罪,除了犯罪行为之外,还有一个犯罪意图。犯罪意图分为两类,一类是一般的意图,比如像醉酒驾车一样的开车撞死人,并没有特别的意图。另一类是特定的目标意图,一般像谋杀罪绑架罪等,需要证实嫌犯有特定的目标意图。如果嫌犯存在吃药或是有精神病症的争议的话,可以争论说其不存在特定目标意图。而如果没有特定目标意图的话,嫌犯的罪刑可能从一级谋杀降为二级谋杀,由绑架罪变成软禁自由罪。

所以被告及其律师做出这样的表述,是为了无罪辩护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,会以嫌犯吃了药可能不知道做了什么事,因为其没有犯罪意图,没有这样的意识,可能以此来脱罪。

嫌犯到底是否有抑郁症?控辩双方都会请专家鉴定

不过邓洪告诉法晚•看法记者,嫌犯要以此为借口同时也需要各方面的证明,实际辩护起来是比较困难的,因为需要专家的鉴定。

邓洪表示,至于嫌犯是不是吃了药,是否有抑郁症的病症,会有两种方法来证实。如果嫌犯之前长期有服用这一药物的话,会寻找其之前的病历和之前的专家出庭作证。

此外,检察官同时也可以聘请专家来挑战被告这方面的说法,证明被告是装病,不可能有这方面的问题。因此未来双方都会请专家来鉴定这一点。

嫌犯当时的行为是怎么样的,药物有没有影响他的行为判断能力,有没有犯罪意图,这些方面的内容往往是通过专家来进行鉴定。专家方面检察官和辩方都可以请专家进行鉴定。而将来进入到陪审团阶段的话,就要看陪审团相信哪一方的专家。

另据中国侨网报道,一直关注此事的华人律师刘龙珠表示:嫌犯这条路是走不通的。首先,他需要证明自己有精神病史,现在吃药不管用,他一定要拿出他的病历,和精神病医生的证人证词。其次,他要证明他的犯罪行为,是在精神病发作期间犯下的罪行。此前上网搜索绑架类的信息,后面又提到完美受害人,可以间接证明他是有预谋作案,而不是在精神病发作期间作案。第三,以精神病为自己的犯罪行为辩护,理论上是存在的,但实际辩护起来很难。

资料显示,嫌犯克里斯滕森服用的抗抑郁药物“Klonopin”为一种苯二氮䓬类镇定剂,常用于治疗及预防癫痫发作、恐慌症,以及不能静坐。常见副作用包含嗜睡、协调不佳及易怒,另也可能增加自杀的机会。


上一篇:拒不认罪 称正吃抗抑郁药
下一篇:中国外交官称印军要么撤走要么被歼,他是啥来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

©2011 - 2017 版权所有

6